ad1

施耐德——特殊的日子

来源:扬子晚报    时间:2018-06-11 15:05

单从日历上来看,2011年12月11日不是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天在人民大会堂的确有一个重要会议。看起来,它与普通百姓关联度并不大,但对达成国内某种共识确有相当的关系。而对于正在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类似的共识,正是进步的前提。

这一天,是中国入世十周年纪念日。一转眼,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已经10年了。

10年里,关于中国入世得失的讨论一直在进行着。它为中国带来了经济的快速成长,也带来了世界范围内的强有力竞争。入市之初,产业界一片惊呼,都说国门打开,西方企业和产业会把中国市场彻底占领,国内企业未免要四面楚歌。在入世之后,中国和世界的融合总是在磕磕碰碰中前进:今天发生了贸易歧视,明天遭遇了打压。10年里,中国的经济经历了几个上升与下降的波段,这些声音始终不绝于耳。

这当然证明了中国在进步,却也说明在一个初步现代化的国家里,共识的达成有多么困难。因此,虽然与10年前相比现在争议的声音已经很小。

但逢十而庆是中国人的传统,在这个时间点上促成一场纪念活动,无疑包含了以下三方面的诉求:其一,对这一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进行纪念;其二,对10年来中国发展开放型经济取得的成就进行总结;其三,则是表明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基本方针与坚定决心。借此来进一步达成全社会的共识,也确属必要。

无须多说,能参加这样的会议的,都是国内政经两界里最为重要的人物。他们的共识,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社会的雏形。而读者自然也可想见, 施耐德电气将会是这个会议的参加者。

施耐德电气是一家法国企业。这样的一个公司来参与中国社会共识的达成,按施耐德电气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赵国华事后的感受来说,“是一份巨大的荣耀”。而在中国人看来,它包含了数重的含义。首先当然是中国的开放,只是真正自信的国家,才不会排斥外来的见解帮助本国达成共识。其次,像施耐德电气这样的公司,它真正先进的、代表未来方向的个体,有值得听取的意见;更为微妙的一点在于,这个角色应该由一个了解中国现状,知道讲什么话和怎么做的公司充当,才会既让人听得懂,又不失中国在经济领域的礼仪和体面。

所以,就在人民大会堂的鲜花方针已经败的差不多的时候,身为公司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的赵国华还在相距不远的一家酒店里,对着一张写满汉语拼音A4纸,为他要讲的话进行最后一轮的练习。

十几分钟后,在施耐德电气中国区总裁朱海的陪同下,深黑色商务正装打扮的赵国华步出酒店。早已等候在此的车子随即开动,稳稳驶向人民大会堂。施耐德电气中国公司的荣耀时刻到来了。

基于这个活动的重要程度,庆典的地点,被确定在人民大会堂三楼的中央大厅。这里是中国最高规格的新闻发布会场地,几乎全部中国政府方面的重大新闻都是在这里发布的,因此视为中国重大政经动向的窗口。经常出入这里的记者给这间以炫金流彩风格装修的大厅去了一个形象又好记的名字——金色大厅。

2011年12月11日,金色大厅为这个庆典活动面貌一新。大厅内几十张上覆墨绿色台布的长桌在大厅排列成行,改变了原来的金色主色调。主席台上,有一块蓝色的展示版代替了壁画,展示版清楚地表述了庆典活动的主题——“面向未来的中国对外开放战略”。

现场的准备工作始于几天前,为了确保庆典的万无一失,人民大会堂的工作人员反复检查演练。大会堂的灯光、音响、网络、现场安保,都有着多重的应急方案。一些细节很说明问题——金色大厅的所有灯光,都安装了两枚灯泡,在灯具下方,则有肉眼很难看清的保护网,即便有灯泡破裂,碎玻璃也不会掉落下来。从媒体批露的信息来看,大会堂的工作人员直到活动开始前的一个小时,还在不遗余力地检查,力图排除可能的隐患与瑕疵。就在女服务员们用细绳来检查茶杯是否成列时,赵国华到达了庆典活动的现场。上午9时,赵国华步入人民大会堂,来到金色大厅一侧的会见室。

其实我们只要一到本次活动长长的宾客单,就知道赵国华所说的:“公司的荣耀”和政府的重视都是确确实实的。在会见室里,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胡锦涛和中外嘉宾一一握手。

按照安排,当会见完成后,时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将与诸位嘉宾共同步入会场。在那里,等候他们都的将是500多位受邀来宾,其中,仅副部级以上的官员就有300位。

作为官方权威媒体的新华社给出了这样的评价:“这是我国纪念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规格最高的一次论坛。”

施耐德——特殊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