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网红经济遇上云办公全靠概念的三五互联也能收获7连板

来源:金融界    时间:2020-02-08 11:42

与此同时,二级市场“云办公”概念股也风头正盛,板块连续多日强势上涨,截止2月7日收盘,板块整体大涨4.84%,近半股票系数涨停,其中三五互联(行情300051,诊股)(300051.SZ)自年前至今已斩获7连板。

2亿人推动的“云办公”趋势

三五互联是国内通过SaaS模式为中小企业信息化建设提供软件应用和服务主要的供应商之一,主营业务包括企业邮局、网站建设、域名注册等,拥有自助建站产品“闪电建站”、经营管理系统“35会经营”、企业资产管理和应用平台“35云门户”等。

另外,三五互联还拥有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转售业务,即通过出售号码和流量换取收入,从半年报数据来看,移动转售通讯产品业务所带来的的营收与企业办公业务整体营收不相上下,不过前者毛利率还不足后者的一半。

值得一提的是,猫妹在ios、安卓双渠道搜索三五互联旗下的办公产品,仅企业邮箱“邮洽”显示在3周前有所更新,而另外产品的更新时间还停留在2016年。

如今办公软件进入“云办公”阶段,更侧重于协作和共享,近年来我国办公软件市场规模逐步扩大,2018年已达到175.7亿,同时协同办公所占比重进一步扩大,2018年协同办公软件占比接近50%,而基础办公则减少至35.5%。

事实上,虽然受疫情影响,“云办公”模式发展迎来高潮,但我国对于线上办公的接受程度远不及欧美。

由于环境制约,视频会议、在线教学等需求大量涌现,是机遇但也戳破了厂商产品和服务有待升级的窗户纸,2月3日,在大量公司同事进行视频会议等操作时,即使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这些大厂的产品也出现了卡顿、瘫痪等现象,也就是说,现有的产品还不足以支撑突然爆发的需求。

另一方面,目前来看,大多数人对于远程办公模式的接受度并不高,与“云办公”同时出现在各种短视频和社交平台的是对于“在家办公理想VS现实”的调侃,远程办公的习惯和规范直接影响到企业的效率,在难以达成统一的时候,这也成为“云办公”打开市场的一大阻碍。

月活下降97%,页游已入衰退期

多种因素影响下,“云办公”迟迟难有突破,2014年,三五互联跨界游戏领域,收购了道熙科技开启“云办公+游戏”双主业模式。

道熙科技拥有策略类游戏(SLG)、角色扮演类游戏(RPG)和社交游戏(SNS)三条业务线,产品以页游为主,近年主打的《城防三国》和《战争霸业》登陆了腾讯游戏大厅、Facebook等国内外知名游戏平台。

只是三五互联的游戏业务也显得有些乏力,2019年上半年游戏业务贡献了3513.7万营收,其中88.75%的营收来自网页游戏,而从2015年道熙科技正式并表至今,其主要运营的网页游戏一直都只有上述两款,虽然近期着力开发移动端手游,但还未成气候。

对比2016年运营数据,很明显能感觉到这两款页游也已经走到生命的终点了。

2016年上半年月活跃用户《战争霸业》最高能达到266万,《城防三国》也有117万,而2019年上半年月活则都不足7万人,相应的付费用户数也从2万余人下降至不足5000人,用户大量流失的情况下,即使ARPU值翻了一倍也于事无补,充值流水依然锐减。

这个春节被迫宅在家的网民将游戏推向了流量高峰,挤爆了服务器的同时也将多款手游日均流水提高了25%以上,只是,一方面“战场”主要在手游,另一方面三五互联这几款已经年迈的页游也翻不起大风浪了。

不管不顾任性重组

春节前一个月,星期六(行情002291,诊股)16个涨停板将A股市场最后一波热点“网红经济”推向高潮,游戏业务式微的三五互联,很显然并没有打算放过这波噱头。

1月22日,三五互联抛出一则拟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告,表示将通过发行股票及/或支付现金购买萍乡星梦工厂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其合作伙伴持有的婉锐(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并已签订意向协议。

据天眼查显示,婉锐是国内知名网红MCN机构,以在各社交工具平台制作大量优质内容来打造核心互联网IP为主要业务,旗下网红包括Misaya若风、开大宝等人。

只是看起来这个网红机构跟三五互联已有的业务实在没什么关系,更有意思的是,就在签订意向协议的当晚,由于对交易筹划及决策流程有所异议,公司董事、财务负责人、董秘、证券事务代表等人同时递交辞呈,而三位独立董事更是对此次收购一无所知,只得在公告披露后发函寻个解释。

如此任性的收购却让三五互联隔天不顾一切地涨停了,而投资者们也忽视了同时发出的2019年业绩预告,三五互联全年亏损2.55亿-2.6亿,而这已经是三五互联连续第二年出现大额亏损了。

而这一番说辞深交所信不信暂且不说,但是很明显根本没能阻挡投资者对于“网红经济+云办公”概念的热情,2月7日一整天,三五互联依然一字封停。

网红经济遇上云办公全靠概念的三五互联也能收获7连板